bokee.net

技术总监/经理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规模扩张与萎缩关张:2010民营书业盘点与思考

       规模扩张与萎缩关张:2010民营书业盘点与思考
2010年,民营书业企业有高歌猛进的,也有偃旗息鼓的;有资本扩张的,也有关门大吉的。然而盲目追求规模扩张的民营企业有可能伤及自身,逐渐萎缩的民营书店却需要政府更多的支持和扶助。在2011年开年之际,深入思考民营书业产业发展进程中的是与非,显得尤为重要。   
   教育出版是比较容易成规模的一个领域,目前年销售图书码洋达到10亿元以上的教辅类图书公司,恐怕已经不下七八家。年销售图书码洋在5亿元以上的教辅类图书公司也已经是教辅行业的中坚,过亿元的就更数不胜数了。
       5年以前,大众出版领域的民营企业,年销售码洋能达5000万元以上已经是很不错的业绩了。近年来,随着资本的介入、行业的整合,许多大众出版公司规模扩张很快,一批过亿元甚至3亿元~6亿元的公司也齐刷刷长了起来。
       当然,热衷于规模扩张的不只是民营企业,国有企业更甚。
       由于“建航母”与“双百亿”的号召,近年来,出版集团的整合并购和上市速度明显加快,出版社的品种增长更快。几年以前,年出版五六百个品种已经算一家规模很大的出版社了。现在,年出版4000种~8000种图书的出版社也不鲜见。许多资本充裕的出版集团与民营企业接触,谋求并购,扩大规模。
而民营企业扩大规模不外乎4种态度。
       一是行业的压力。国有企业在扩张规模,被并购后的民营企业也有更多的资金与资源扩大规模,一些独立的民营公司要想在市场上占有一席之地,必须具有一定的体量,才能让行业和经销商在乎你。
       二是资本的要求。一些民营企业已经开始引进风险投资。投资方要求有业绩、有回报,靠单品畅销是保不准的事,最保险的办法就是扩大产品规模。
       三是求大的心态。这在教辅类图书公司中比较明显,因为它们整体比同类的出版社实力更强,更多地在意自己在行业的地位,希望做到行业的老大,以受到更多的瞩目,能得到更多的资源(如政府资源、上市融资等)。
       四是做大的理想。有的民营企业负责人认为,为什么民营企业的规模只能这么小,如果规模达不到,社会影响永远是很小的,他们所以希望自己的产业做大,探索自己的公司做大,以获得更大的社会影响。
也许做大本身并没有错,关键在于有没有处理好两个问题。一是对于公司来说,规模的扩大,利润是否有一个配比的增长。也就是做这么大是否划得来。二是对于读者来说,有没有为其提供了更加有保证的产品,也就是做这么大对社会是否有意义。否则的话,盲目追求规模未必损人,反有可能自损。
民营企业萌生退意 不利产业发展
       目前经营最长的民营企业也仅有10余年时间,它们与有30年~50年社龄的出版社相比,无论在产品厚重还是人才积淀上,都显稚嫩与不足。在融资、信誉、吸引人才等各个方面也存在明显的劣势,企业风险和不稳定因素也大得多。
       虽然近年来有些民营企业对从事的出版发行行业依然热度不减,但是也有一些民营企业负责人对未来发展产生了倦怠。究其原因,一是经过10多年的发展,一些民营出版人已经积累了足够的资金,不再缺钱,赚钱对他们的驱动力减弱;二是市场竞争日益激烈,民营公司做得很辛苦,但利润很薄;三是由于政策上的限制,许多民营出版策划人对于多年的灰色身份感到厌倦,在这个行业里找不到归属感和荣誉感。一位大公司的老总说,要为自己赚钱,早就不干了,现在是他在为员工打工,为经销商打工——因为企业规模较大,公司有上千人就业,十几亿元的销售码洋对于产业链也有很大的影响。
       有的民营公司开始萌生退意,有的则转而探索其他产业。显然,这样下去不但不利于民营企业的发展,同样也不利于整个行业的发展。
       民营书店需要政府更多支持和扶助。据《全国新闻出版业基本情况》统计的数据,在传统的新闻出版系统的销售网点中,除了民营批发网点(这其中有很多是借批发之名成立的民营出版策划公司)有所增加外,其余图书发行网点——无论国有发行网点、出版社自办发行,还是集、个体零售书店,都是逐年下降的。
       出版社自办发行每年是几十家地减少,国有发行网点和供销社网点每年均以几百家的速度萎缩,集、个体零售网点每年更是以上千家的速度关门。自2007年~2009年,民营书店减少了1万多家。2010年1月20日,开业仅3年半的北京第三极书局与咫尺相邻的新华书店经3年较量过后,最终难逃一死。从叱咤京城到“败走麦城”,第三极书局的经历似乎向我们揭开了目前民营书店经营上的尴尬现状。2010年7月30日19时35分,广州开业最早的一家三联书店也关门了,这是香港联合出版(集团)有限公司旗下的一家书店,位于广州市购书中心6楼,而这家书店已经生存了近16年。2010年年底,位于上海金桥公园门口的天眷书店结束了10年的卖书生意,附近的市民对此都很失落,因为像这样的小书店在上海浦东已经没有了。
而与此同时,我国的图书出版品种连年增长,2005年有22万种,2009年已经达到30万种。
       这么多图书如何有效到达读者手中?尽管近年来网络书店增长极其迅速,但传统书店仍然是图书销售的绝对主流,网络书店在许多功能上并不能代替传统的实体书店。
       图书品种越来越多,销售网点越来越少,销售的利润越来越薄,一个产业怎么可能在这种情况下繁荣强大呢?国民阅读又怎么可能在这种状态下提升呢?新闻出版强国又怎么能在这种状态下实现呢?
       为此,笔者呼吁新闻出版主管部门积极争取为所有书店减免税收,尤其是给经营大众社科图书的书店免税。一是可以减轻书店的生存压力,增加销售网点,推动出版产业的发展;二是可以让更多的人亲近图书,促进国民阅读,涵养书香社会。
       书店存在的价值不在于商业,而在于文化。在当前商业社会,它也需要利润支撑才能生存。这其中,有书店自身不能为的地方,需要政府的支持与扶助。 
       近年来,我国构建文化公共服务体系,建设了一大批农家书屋、益民书屋。仅2009年,农家书屋的建设资金就有30亿元。笔者认为,书店(尤其是大众社科类书店)同样具有文化公益的性质,而且因为要面向读者,书店可以为农家书屋的图书更新、质量保障、配送服务等作出更多的贡献。书店与农家书屋一起,互有优势,互为补充,可以作为服务大众、推广阅读的重要手段。据行业资深人士估计,给全国的书店免税,最多也就20亿元,而以20亿元的免税优惠来撬动整个出版产业的繁荣与国民阅读的提升,实在是一件四两拨千斤的好事。

文章来自 万向思维公司网站 http://www.nnwxsw.com/fy3-2-12.html

分享到:

上一篇:规模扩张与萎缩关张:2010民营书业

下一篇:做好教辅教材,爱心为根,责任为本

评论 (0条) 发表评论

抢沙发,第一个发表评论
验证码